张一鸣的“ToB野心”

李晓松 李晓松 2019-04-17

头条系的崛起有点让人出乎意料。


拥有内容的各大门户网站,没觉得头条会凭借内容成为王者;拥有流量的腾讯,从未想过会被抖音抄了后路。


头条系打从出生那一刻起,就被太多人轻视。可在低调的张一鸣看来,与其被巨头当作敌人直接扼杀,他更喜欢在巨头的眼皮之下,慢慢蚕食出一片市场。


低调的张一鸣


虽然头条在多数场合都被排在BAT之后,可张一鸣却一直盯着BAT的动态,并且伺机超越。当去年BAT开始ToB转型,一直主打今日头条、抖音、西瓜视频、火山小视频、皮皮虾社区等C端应用的头条,也悄然开启了自己的“B计划”


与以往一样,张一鸣这个低调掌舵人并没有对外界透露太多头条ToB的事情。可ToB行业头条(微信ID:wwwqifu)却从头条的诸多动作中,看到了张一鸣的“ToB野心”。


01

头条ToB的原因


2018年至今,中国资本市场被一股股寒潮侵袭。C端红利消退导致各大互联网公司增长放缓,裁员过冬、战略调整成为这半年多来,我们听过最多的词。


阿里、腾讯、百度、京东、网易、美团、滴滴……几乎我们能叫上名的大型互联网公司都陷入了裁员风波。虽然头条几乎没与裁员挂钩,可极度依赖C端流量的字节跳动在寒冬中跳得也并不欢畅?


2019年年初,彭博社报道称,字节跳动2018年预计营收为人民币500~550亿元,这些收入几乎全部来自于广告。


虽然500余亿的营收看起来不错,可随着头条新增用户数量的放缓,这很可能会成为头条成立多年以来,营收首次没有超过预期。


人口红利的衰减,造成的影响是全方位的。BAT迈不过的坎,张一鸣未必能跳过去。当C端市场逐渐饱和,企业若想让业绩继续增长,势必就要把发力点瞄准潜力巨大的B端市场。


于是,从2018年起,BAT纷纷开启了自己的B计划,张一鸣的头条系自然也不甘落后。


02

头条ToB的重炮——Lark


虽然头条在ToB市场鲜有发声,可当今年4月头条重磅发布企业协作软件——Lark的时候,我们都知道,头条的ToB是认真的。


作为一款面向海外市场的企业办公套件,Lark能够提供IM即时通讯、共享日历及文档在线协作等基础企业协作功能,还可以将上述几项高频工作场景进行了整合打通,更方便用户查找和管理信息,并且支持在线音视频会议等企业服务。


简单而言,Lark更像是钉钉、企业微信、石墨文档、tower等一系列软件的整合体。头条发布的Lark,对标的产品无疑就是阿里的钉钉和腾讯的企业微信。



我们都知道,当年阿里孵化钉钉的直接目的,就是与腾讯的微信抗衡。可阿里在几年内尝试了多种办法,都没能在C端的即时通讯领域取得满意的进展。


于是,被逼无奈的阿里开始转战B端,用内部孵化的钉钉获取了大量企业用户,直接在B端将了腾讯一军。后知后觉的腾讯为了反制阿里,也顺势推出了企业微信。


虽然Lark与钉钉、企业微信的定位并不完全相同,但其协作、沟通的理念与二者并没有太大区别。字节跳动想要获取的,也是大量的企业资源。


一位字节跳动内部人士向ToB行业头条(微信ID:wwwqifu)表示:“最开始我们为了提升办公效率,尝试过很多主流的协作软件,可体验都不够好。因此团队内部开始自主研发Lark,没想到这竟然成了头条系的产品。”


表面看起来,Lark更像是张一鸣的无心插柳。可如果我们把时间轴往回拉,就会发现,张一鸣在ToB领域的思考绝没有那么简单。


2017年底,头条领投石墨文档,并且成为石墨文档的最大股东。2018年1月,头条战略投资企业云盘产品坚果云。随后,头条相继收购的朝夕日历、幕布等公司。


石墨文档是国内著名的协作云文档平台,与Google Docs功能相近;坚果云主打企业云盘;朝夕日历与工作日程等任务相关;幕布则与印象笔记、有道云笔记有相似之处,更像是大纲笔记工具,能演示和生成思维导图。


头条在此前一两年间所做的布局,无一不是在为Lark的发布做准备。


虽然目前Lark主推海外,但谁敢断言,Lark不会在运作成熟之后,回到中国市场,与钉钉、企业微信展开较量呢?


极客公园曾就此事引用过一位业界人士业界人士的看法,该人士认为:在线文档、共享日历不仅是一个工具,更是一项服务,一个平台入口,字节跳动未来很可能在产品足够成熟后,向上叠加邮箱、企业流程等功能,成为一个企业服务“平台”。


03

布局协作文档或是为了留存用户?


不过,对于头条的ToB布局,很多人还是想不明白。因为大家搞不清楚头条如何通过协作文档,打通今日头条、抖音、西瓜视频这些C端产品。


可我们有没有想过,腾讯文档的逻辑是什么呢?同样是协作文档,马化腾为什么要给腾讯文档站台呢?



相关人士曾向ToB行业头条(微信ID:wwwqifu)表示:


腾讯之所以要做文档,就是想让用户通过微信小程序、QQ、TIM、Web官网等入口来查阅和编辑在线文档。腾讯可以借助账号的连通性,通过腾讯文档让用户的多个终端看到实时内容,也可以通过上述平台,将在线文档分享给微信或QQ好友。腾讯文档就是想借助C端的流量优势,将轻量、高频的文档推而广之。再利用B端产品的黏性,用文档留存更多的C端用户。


如果腾讯有用户留存的忧患,那么头条也一定会有这样的忧患。


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6月30日,头条系产品总用户量已经超过5亿,产品使用时长已占中国用户上网总时长的9.7%,仅次于腾讯系(47.3%)和阿里系(10.4%)。


当头条在C端领域已经能和腾讯分庭抗礼,张一鸣是不是也需要Lark这样的产品来增强用户黏性呢?


未雨绸缪永远不是一件坏事。不然抖音的绝对竞品“快手”为什么要收购石墨文档的绝对竞品“一起写”呢?


浅显的看,抖音与石墨文档、快手与一起写,风马牛不相及。可如果参照上述腾讯文档的逻辑,这些投资一定不是漫天撒钱。


淘宝曾让阿里巴巴高枕无忧,微信给腾讯带来了巨大的流量,搜索曾让百度成为中国互联网霸主,可从发展的眼光来看,这种安全感并不是永久的。


用户需求和用户场景是会发生转变的,任何C端产品都会在某一天遭遇强劲的对手。为了更好的稳固自己的帝国,想成为巨头的企业必须ToC、ToB两把抓。


C端产品可以为企业带来迅速的增量,让公司的上限更高;而B端产品则因为用户需求、场景的相对稳定,具有更好的用户黏性,能够保证公司的下限。


虽然我们不清楚张一鸣主动ToB的绝对动机,但上述分析很可能是头条ToB的重要原因。


04

成为巨头的头条并没有边界


虽然,字节跳动并没像BAT那样搞云计算,对外也并不大力宣传自己的大数据和AI能力,可这并不代表头条只有C端业务。


不管外界如何把内容搬运工、产品定位low、三天两头触纲碰线等标签打在头条系产品上,头条都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市场中,不折不扣的巨头。


而巨头是没有边界的,张一鸣也曾多次表示,头条要在业务创新上像谷歌一样不设边界。


五年前,如果谁说字节跳动会成为比肩BAT的公司,一定会有人劝他去看病。可当前,字节跳动已经成为一家估值高达750亿美金的公司,这个估值甚至超过了百度的市值。


百度当前市值 截止至2019年4月15日


如果我们细心搜索,一定会发现,主营ToC业务的头条,已经开始采取BAT的策略,在多个层面布局自己的ToB业务。


过去一年,头条先后投资了智慧校园解决方案提供商“晓羊教育”; 领投智能教育服务平台“一起作业”;收购K12在线辅导平台学霸君的B端业务;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,用于探索教育领域相关硬件。


以上头条在B端教育市场的布局,比它们发布Lark还要低调,可这种低调却丝毫不影响头条估值的稳步上升。


而且就此而言,我们有理由相信,张一鸣的“ToB”野心,绝对不局限于企业协作文档和教育领域,未来必然会有更多头条ToB的消息。


张一鸣曾就头条ToB发表过这样的看法:

过去我们做ToC的业务,其实更有难度的是B端业务,ToC端的产品用的数据库、云计算还是芯片、支付系统,其实是ICT产业的更底层。如果C端做完可以往上游进入B端基础设施,如果能做成,是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提高。无论是获取用户红利还是市场营销还是社交传播,更多要打全球化,才能够进入上游更有难度的工作。


由此可见,张一鸣已经看到了ToB业务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上的价值,也认为ToB业务可以帮助中国企业更好的获取用户红利,进行市场营销,甚至做社交传播。


头条能在不经意间让腾讯心慌,张一鸣和他的头条也必然有能力在中国的ToB市场上卷起一番风浪。


我们相信,中国未来的互联网市场,巨头间的比拼一定不只局限于C端。没有边界的巨头们,将会在多个领域展开更为激烈的较量。

-END-

分享到

点赞(1)